你的位置:首页 > 东方皇朝用户注册

东方皇朝用户注册

2020-02-20

东方皇朝用户注册独家报道:  所以杨逸现在只敢相信自己,就算他需要借助水组织的帮助,但也是有技巧的使用原本是属于他的力量。  带上了头套,杨逸将从包里掏出的一瓶水朝着自己的脑袋浇了下去。  如果没有别人的帮助,杨逸这次将很难逃脱追捕,因为这次追捕不是一城一地的事情,而是倾国之力来抓他这么一个人,在这种局面下,妄图以一己之力脱身真的是异想天开了。  现在杨逸往头上浇水可不是为了冷静,而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发色,而带上头套再浇水,那是因为他不想让任何人有任何可能看到自己改变了发色之后的容貌,所以只好做出带着头套洗头的滑稽举动了。  必须换身份了,因为刚才杨逸虽然没有彻底暴露,但也只是没有彻底暴露,他已经和抓捕安东的很多人打了照面,如果那些人足够警觉,现在过去了还不到三分钟,就已经应该有人在寻找他的下落了。  水组织对杨逸所能提供的掩护,是在临时得到命令后,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美国,然后匆忙间做出的布置,而且杨逸也真的没想到会在进机场的时候会被发现,所以水组织只能做到最基本的准备。  所以不能到安全屋,只能在半途就开始紧急变装改变身份了。  现在杨逸往头上浇水可不是为了冷静,而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发色,而带上头套再浇水,那是因为他不想让任何人有任何可能看到自己改变了发色之后的容貌,所以只好做出带着头套洗头的滑稽举动了。  水组织对杨逸所能提供的掩护,是在临时得到命令后,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美国,然后匆忙间做出的布置,而且杨逸也真的没想到会在进机场的时候会被发现,所以水组织只能做到最基本的准备。  所以现在杨逸得跑,而且得快跑,还要有技巧的跑,留给他的时间可是真的不多了。  打个比方,现在CIA有一半的人正在追捕伪装后的杨逸,可一旦确认了杨逸就在这里,那么来抓他的就是全部人手了。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想脱离险境,然后去一个安全屋把现在的容貌装扮全换了。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想脱离险境,然后去一个安全屋把现在的容貌装扮全换了。  打个比方,现在CIA有一半的人正在追捕伪装后的杨逸,可一旦确认了杨逸就在这里,那么来抓他的就是全部人手了。

东方皇朝用户注册独家报道:  所以现在杨逸得跑,而且得快跑,还要有技巧的跑,留给他的时间可是真的不多了。  杨逸用钥匙打开了车门,他进了车,吹着口哨发动了汽车,然后开车朝着和保罗完全相反的出口而去。  “你只有三分四十秒的时间了,我尽量帮你拖到四分钟。”  “我明白。”  现在杨逸往头上浇水可不是为了冷静,而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发色,而带上头套再浇水,那是因为他不想让任何人有任何可能看到自己改变了发色之后的容貌,所以只好做出带着头套洗头的滑稽举动了。  “想办法搞清楚那个白盒子的检测仪器是什么,我需要知道是怎么暴露的。”  比如杨逸绝不会把自己的打算告诉所有人,每个人都可能知道他计划的某一部分,某一个环节,却不会知道全部。  反间谍就是大海捞针的活儿,就是抽丝剥茧的工作,不至于说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但宁可白白调查一千人,也绝不漏过一个,这绝对是基本规则。  至于保罗为什么不开车直接把杨逸送到安东的地方,那是因为当保罗开车接上杨逸的那一刻这辆车就已经暴露,不出十分钟,满纽约城就该开始寻找这辆商务车了。  杨逸在车上换了衣服,进行了简单的化妆,把换上的东西都扔在了后座上,然后等着安东开车经过一个地下停车场时,杨逸打开了车门,从缓慢行驶的车上跳下,在地上翻滚了一周后直接来到了一辆停在车位上的车边。  打个比方,现在CIA有一半的人正在追捕伪装后的杨逸,可一旦确认了杨逸就在这里,那么来抓他的就是全部人手了。  出现,然后却不明原因的消失,行了,现在安东是头号通缉犯,那么杨逸至少也是二号三号通缉犯了,找到了之后调查一下没问题也就算了,但是找不到人,那是绝不能算了的。  “这次意外太突然了,我们的准备严重不足,在你下车之后将失去有体系的掩护,我们将都只能随机应变,你一定要注意!”  也就是说从保罗开的车上下去后,不是没办法再接应和掩护杨逸了,而是没有早就准备好的逃离路线和装备,不管是杨逸自己,还是掩护杨逸的人,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的随机应变了。  必须换身份了,因为刚才杨逸虽然没有彻底暴露,但也只是没有彻底暴露,他已经和抓捕安东的很多人打了照面,如果那些人足够警觉,现在过去了还不到三分钟,就已经应该有人在寻找他的下落了。  必须换身份了,因为刚才杨逸虽然没有彻底暴露,但也只是没有彻底暴露,他已经和抓捕安东的很多人打了照面,如果那些人足够警觉,现在过去了还不到三分钟,就已经应该有人在寻找他的下落了。  出现,然后却不明原因的消失,行了,现在安东是头号通缉犯,那么杨逸至少也是二号三号通缉犯了,找到了之后调查一下没问题也就算了,但是找不到人,那是绝不能算了的。  保罗在开车,但他的语气却很严肃而且还很无奈。

东方皇朝用户注册独家报道:  目前选定的逃离路线,比如杨逸第一步换装的那个小巷,可以确定里面是没有摄像头的,杨逸即将下车的地方,也是可以确定安全的路线,但是再下一步,那就不好说了。  冲进了小巷里,杨逸看了一眼里面没人,立刻缩进了两个垃圾桶之间的空隙里,此刻已经往全不顾什么脏臭了,他拉开了包,把里面的衣服掏出了先扔到地上的同时,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只露两只眼睛的黑色头套,然后将头套戴在了头上。  所以现在杨逸得跑,而且得快跑,还要有技巧的跑,留给他的时间可是真的不多了。  反间谍就是大海捞针的活儿,就是抽丝剥茧的工作,不至于说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但宁可白白调查一千人,也绝不漏过一个,这绝对是基本规则。  打个比方,现在CIA有一半的人正在追捕伪装后的杨逸,可一旦确认了杨逸就在这里,那么来抓他的就是全部人手了。  杨逸跑开没有十米远,一团耀眼的亮光闪起,然后立刻就是一团火焰,他所丢弃的东西迅速变成了灰烬,这种消除遗留物证的手段虽然过于显眼,但是在几千度的高温焚烧之后,他的任何物证和DNA信息都不会留下。  打个比方,现在CIA有一半的人正在追捕伪装后的杨逸,可一旦确认了杨逸就在这里,那么来抓他的就是全部人手了。  杨逸跑开没有十米远,一团耀眼的亮光闪起,然后立刻就是一团火焰,他所丢弃的东西迅速变成了灰烬,这种消除遗留物证的手段虽然过于显眼,但是在几千度的高温焚烧之后,他的任何物证和DNA信息都不会留下。  已经死去的瑞吉哪里像清洁工了,可他就是清洁工,所以在瑞吉死去的那一刻,杨逸还敢相信谁。  所以现在杨逸得跑,而且得快跑,还要有技巧的跑,留给他的时间可是真的不多了。  “想办法搞清楚那个白盒子的检测仪器是什么,我需要知道是怎么暴露的。”  带上了头套,杨逸将从包里掏出的一瓶水朝着自己的脑袋浇了下去。  当一个国家的情报部门犹如没头苍蝇一样乱撞,毫无线索的时候,杨逸和安东确实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在纽约的街头都没事,但他们一旦露出了一点点的蛛丝马迹,那就不一样了。  所以杨逸现在只敢相信自己,就算他需要借助水组织的帮助,但也是有技巧的使用原本是属于他的力量。  水组织对杨逸所能提供的掩护,是在临时得到命令后,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美国,然后匆忙间做出的布置,而且杨逸也真的没想到会在进机场的时候会被发现,所以水组织只能做到最基本的准备。  当一个国家的情报机构开始全力寻找两个人,而且是有了一些特征和线索的两个人,其速度快的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杨逸在车上摘下了头套,他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但是浅棕色的头发却已经变成了黑色。  带着头套洗了头,杨逸开始换掉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他没有摘头套,把刚刚换下的衣服塞进了包里,将包里一个类似手榴弹似的东西拉环一扯,然后站起来撒腿就朝着小巷的另一头跑去。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